如果在班裡教翻譯詩╱外語詩

23七月07

文:麥樹堅

上星期教一班具備寫作經驗的資優生寫詩──其實不算是教,他們本已有不俗的寫作能力,輕描淡寫就能在堂上即席合作寫一首詠物組詩(1 / 2)。對他們而言,參加寫作班不是要接收甚麼入門指導,而是尋求進階知識,或者想在班裡認識同路中人。對於這個班,我的教材需要重新設計(有別於一般中學的寫作班),其中一項想法是加入外國詩,然而最終我還是放棄教外國詩或翻譯詩的念頭──除了時間關係,我發覺有幾個不得不直面的問題,在我不才、無法解決前,我寧願多從寫法上著手,去提升學生的創作力和作品水平。

首先是選詩的困難。在班裡我教的漢語詩,來自香港、中國大陸和台灣,即使創作時間有遠有近,題材有深有淺……但學生在閱讀上沒有太大困難。即使給他們讀卞之琳或李金髮以難解聞名的作品,即使解不通,但字面意思他們還是明白的,我還可以借此說明一下我對詩距離感的看法。但如果要教外國詩,問題一下子變得複雜──篩選外國詩作教材時,我刻意尋找易於閱讀的作品(這被迫篩出不少出色的作家和作品);但即使我認為再淺,畢竟也是用外語寫成,學員的外語能力必有高低之分,當導師的不得不兼顧。這就是我本來選了R.S. Thomas一首短而沒有深字的詩 “Here”(見附件)為教材,但最終棄而不用的原因。

或者有人會提議:不如用譯詩為教材,譯了做中文,與原詩對讀將會非常實用。無疑這提議很聰明,但再高明的翻譯,也會對詩作出不同程度的改動。當然我可以追隨一些出名的譯者,以他們的譯作教辛波絲卡、里爾克、博爾克斯、蒙塔來、葉慈、雪萊、聶魯達……可是這些功力深厚的譯者譯得再好,都無法完全打通兩種語言之間的差異。有些詞語譯做中文,那好聽的讀音會變成兩個讀音相差甚遠的方塊字,韻味頓然減半;人家的文法是必須倒裝或動詞名詞化的,可是譯做中文就可能換成直述或無可奈何挪用另一個詞。每句每行可能只是少少的不同,但積累起來,就會覺得還是讀原作好。我那位在法國留學的朋友唐睿說得不錯,詩人應該多懂幾種語言,那麼法語詩就用法語去讀,德語詩就用德語去讀,不必依靠譯本,而譯本只作為理解上的參考。詩人以外語讀原汁原味的外語詩可能是必須的,但對小詩人而言就要選一些很恰當的英語詩,這有一定的難度。故此,我本來派了辛波絲卡兩首詩(“Seen from Above” & “View with A Grain of Sand”)的英譯本給學生,但結果只留給他們去體味這兩首詩取材上的微妙和觸覺的敏銳,實在是有點兒浪費。

教外語詩必會碰到以下幾個問題,當然可以借題發揮、一擊兩鳴去教,但怕愈教愈混亂,對基礎未穩的學生而言會帶來困難。一個是外語詩源流、流變、派別和發展等文學史或學術問題。這些問題,中國現代詩也有,但比較容易搞得清,同學本身也具備一定的認識。但一談到外國詩的演變,就非一堂90分鐘的課可以解決得了,如果教的詩來自不同語言,那就更加難去說。第二個是音韻問題。本來打算教的“Here”,你只需略讀幾句即可感受到音韻的妙處,然而這種押韻又容易引起學生提出「因音就字」的疑問──壓根兒外國詩的押韻跟漢語新詩沒有太大關係;我本來也想過教十四行詩,教他們辨別英國體和意大利體的方法,順便可以讀幾首莎士比亞。可是權衡過後,感到他們認識這些理論對寫作的幫助不大,反而容易令他們陷入迷惑之中。此外,近人寫的擬十四行真的只是14行,完全失去音樂上的神髓,還是不教為妙。

聽說胡燕青老師最近擔任某新詩寫作坊的其中一位導師,她將透過譯詩教學員掌握漢語詩和外語詩的欣賞方法。這種教法我覺得很妙,但前設是學員都有一定的外語能力(至少是英語),兼且有一定的寫詩底子,否則可想而知有更多的困難攔在眼前。如果我將來仍然教寫詩的話,外語詩的問題必須直面,因為它也是新詩學習裡一個必須認識的領域。我個人把新詩教學分作三種階段,譯詩無疑要撥入進階,與詩歌理論、創作論等歸為一級,而中學寫作班只宜進行以基礎為先的初階及趣味為主的中階。 
 

附: Here               R.S. Thomas

 I am a man now.
Pass your hand over my brow,
You can feel the place where the brains grow.
I am like a tree,
From my top boughs I can see
The footprints that led up to me.
There is blood in my veins
That has run clear of the stain
Contracted in so many loins.

Why, then, are my hands red
With the blood of so many dead?
Is this where I was misled?

Why are my hands this way
That they will not do as I say?
Does no God hear when I pray?

I have nowhere to go.
The swift satellites show
The clock of my whole being is slow.

It is too late to depart
For destinations not of my heart.
I must stay here with my hurt. 



3 Responses to “如果在班裡教翻譯詩╱外語詩”

  1. 我教班的時候也遇過這種情況,現階段還是沒把握教外語詩,自己英文又屎啦。不過這問題確要正視,首先還得在這方面充實自己。

  2. 我也遇過如此問題,至今亦只用過一首譯好了的詩給學生讀。
    有時候,總覺得譯本欠了些味道,
    不是太漢語化,就是沒有當中的節奏,
    這對於初學者來說,是很難掌握可以學習內容。
    因此,我只會在課堂上推介一些作品,
    而不會選讀。

  3. 我倒試過選一首簡單的英語詩,
    直接讓他們唸和理解文字和當中的意象,
    不過缺點就是簡單囉,
    因為我的英文太爛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