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笠老變

28八月07

文:麥樹堅 

簡單來說,《變形金剛》(Transformers,以下簡稱「老變」)最原初的故事,講述來自斯比頓星的一眾機械生命體,分成狂派和博派兩幫,為爭奪能量而展開漫長戰鬥。年過30的男孩,一定對柯柏文(文哥)、麥加登(老麥)、大黃蜂、音波、爵士、拍子達、星星叫、幻影、鐵皮、天鷗、煙幕、頭領戰士、建造派、六面獸……有著一份無法言喻的親切感,想起許多年前的星期天,晨早安坐家中等待電視機傳來一聲「transformers──切切切切(變形聲)」的片頭音樂,感到過去一星期默書補習的辛苦一掃而空。由元祖的G1故事計起,不知不覺,老變已有20多年的歷史,依然未被時代淘汰(1),其玩具系列更加多元化(有MPBTATBTAclassicTitanium等多種),長賣長有,在雅虎拍賣場上被炒來炒去還是不乏追捧人士,最近更以電影重新俘虜一批年輕fans

 老變的來歷

老變的誕生,可以循著微星小超人(microman)的線索發掘。1983年,日本Takara(俗稱眼鏡廠)公司把Combat Joe翻新成微星小超人,開拓了一個新系列,在人形以外,部分角色可以進行簡單的變形,可以是飛行工具或戰鬥武器──這是老變變形元素的胚芽。與此同時,studio nue工作室開發的Diaclone系列,也有著變形的元素,工作室的核心人物宮武一貴、加藤直之和河森正治,在某種意義而言是老變的「父親」。Diaclone依然以正邪對抗為主題,可是已比微星進步,因為一派能完全變形為昆蟲,而另一派可變為交通工具,這是老變精神的雛形。故事裡有幾部可變為恐龍的機械人,後來成為老變裡的恐龍派:鋼鎖(暴龍)、火炭(三角龍)、淤泥(雷龍)、嚎叫(劍龍)和飛撲(翼龍)。

當年,Takara為了將變形玩具推向世界,遂與美國的孩之寶公司和動畫公司Marvel合作,共同為老變的設計、玩具開發和銷售而努力。美、日多方聯手之下,老變長篇動畫G1開始成形,期間為老變作過設定的日本人有小原涉平、大河原邦男和伊藤榮次。不過他們的設計去到Marvel設計部也被修改,例如人物的面相和身體的線條修改得比較「美國」。

及至20年後,老變電影推出,一眾老變或許若有所失,因為變形系統和造型與舊版有所出入,大黃蜂不是可愛的甲蟲車而是Camaro,樣子也由有兩隻小角的孩子臉,變為帶了防毒面罩似的反恐部隊……(2)幾乎可以說,老變已成為美國的出品,它們那過於冷酷而機械化的造型,可說是美國人審美觀的體現(3)。

 變形是否需要尺度?

如果讀者的記憶力好,應該會對黑人牙膏的字母變形機械人、老麥的薯條汽水漢堡機械人有一定的印象。其實日本玩具界曾有杯麵機械人、任天堂盒帶機械人、岩石機械人(來自《天威勇士》)……千奇百怪,幾乎除了人,甚麼東西都可以變成機械人。可以說,八十年代是變形概念大賣的年代,任何玩具如果缺少可變的元素,除非有高達那麼豐厚的根柢,否則都很難立足。

請容許我在此補述一下《百變雄獅》。《百變雄獅》在1983年曾經雄霸美國的玩具巿場,其最大賣點是變形。《百變雄獅》後來比老變比下去,不是故事的問題(反正兩套動畫都是說兩幫機械人打生打死),而是變形橋段的高明與否。光是拿大反派首領去比較,老變的麥加登可以屈曲身體或重組部件的方式變身為手槍,變形後更可以不合邏輯地讓音波拿在手裡開火狂轟;但《百變雄獅》的紅魔王卻是很肉腳地、菜鳥地,用雙膝夾著一個車輪,然後雙手拿著另一個車輪,以頭頂向前的方式變形為所謂電車單(兼且這種電單車在現實世界是不存在的)。如果讀者看過《百變雄獅》或者擁有過其玩具,應會想起大部分玩具的所謂變形,是以上下身對摺、縮腳、雙臂拼入軀幹的方式進行變形──這種方式很快就不能滿足人們的期望。

可以說,可變玩具的精髓,是變形的靈巧精妙,以及變形後的外貌是否恰當。

我想用「快感」這個詞去表達這種意思。

同樣變救護車,哪個變得較巧妙,人設造型較吸引,就已一決高下。有時候你不得不佩服老變的開發者有聰明──音波和拍子達,是卡式收音錄音機。「頂癮」之處不在這兩個機械人在故事裡有偵察和進行間諜工作的本事,而是可以變形的盒帶!對,可以放入音波的cassette tape可以變為激光鳥、獵犬等等的動物,這一設計間接令音波成為人氣角色。另一個「搞鬼」角色是博士,它可變為實驗室用的顯微鏡。當全世界以為它只是一個科學家,萬料不到那個鏡筒可以變為激光炮,顯微鏡可變為一座由人手操作的大炮,「你都咪話唔吹脹!」

1984年,老變輕易擊敗《百變雄獅》成為巿場上的一哥。主要角色的玩具賣個滿堂紅,文哥、老麥、星星叫、大黃蜂都是受歡迎的角色。可是不要以為變形變得好過癮,那些貨櫃車、噴射戰鬥機、跑車……的造型都來自現實,背後涉及鉅額的版權費。1986年起,老變有兩大轉變,一個是在個體變形的基礎上加設合體能力,那些甚麼派的部隊,都可以合體成一個大機械人,進一步提升破壞力,也就為原本開始枯躁的故事注入一點變化。第二,較舊的老變人物都被安排「陣亡」或「人間蒸發」的結局,從而將新一代老變人物推上前線。當然,很多人都捨不得(甚至反對)文哥被老麥幹掉,但假如文哥不壯烈犧牲,它就可能不那麼經典,而第二代首領火棒洛迪文就無法上位。其實洛迪文上位是有陰謀論的──為了節省支付老變人物汽車造型的版權費,設計隊伍設計了原創造型。然而這一轉折對老變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因為自創造型開始偏離現實:當年要找架與文哥相若的貨櫃車不算太難,這些貨櫃車實物不單加深了孩童對老變的印象(當年的我會幻想它會切切切切(擬聲)地變做文哥),更輕描淡寫地將老變的故事變得貼近生活,將博派「保衛人類,與人類共存」的正義胸襟實踐,並廣泛散播。可是你要找架火紅色像洛迪文一樣的旅行車就應該很難了,其他角色的變形造型也是憑空構想的東西,太科幻味道,此後老變予人一種「不過是一齣動畫片」的感覺,換言之,老變故事少了成真的幻想趣味,而與一般變形卡通幾近同級。尤其是,當你看到新狂派首領格威龍的造型,真的會哭出來,思念起老麥的手槍造型啊!

 「偽裝」的高昂代價

有看過老變電影的人,以「偽裝者」(Pretender)一詞去形容斯比頓星的機械生命體。我相信他們使用這個詞的其中一個原因,是片中博派人物來到地球後,都以掃描實物的方式選擇了自己的形態(其實你可以說它們蠢,應該學狂派scan F22MH-53、裝甲車、M1坦克這些軍事武器),故此將變身形態視為一種偽裝。「偽裝」一詞,含有「騙」的意味,即暗示外在面貌下有其真面目,而真面目是不得該他人接觸。狂派人物,除麥加登和迷亂,竟然全都「偽裝」成美國執行法紀的工具:星星叫是戰鬥機、碎骨魔是裝甲車、路障是警車、黑狂是戰鬥直昇機、轟天雷是坦克……如果要辯護,你可以說因為影片所設定的場景是美國,所以狂派無可避免要偽裝成美國的國防武器。然而借用「偽裝」一詞,我們可以說狂派聰明在scan了地球強大國家的火力,可以「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又可以這個國家的強盛作為自己的障目葉。片末星星叫與美國戰機進行空中追逐,就把這種充滿陰謀論的「偽裝」說明得十分充分。

可惜,使用「偽裝」一詞,就有點奸的味道。如果我把「變形金剛」易名為「偽裝金剛」,請問有多少人排著隊要來殺我?「偽裝」背後有真正目的存在,如果斯比頓星人像寄居蟹本身需要一個外殼才可以生存,又或者那是它們的身分、它們的崗位,就不能使用「偽裝」一詞。尤其是,大黃蜂被人用特殊武器捕捉的一幕,正是因為它沒有好好「偽裝」下去(大黃蜂和Sam的友情,很明顯是要深化博派是人類的朋友,人類和機械生命體可以和平共存的信息,故此指大黃蜂偽裝成camaro的話,就會污染了這份感情)。對博派而言,變形是為了隱藏自己不驚動人類,又能夠好好執行自己的使命,故此這份善意若被冠上「偽裝」一詞就馬上變成褻瀆。

所以,變形就是變形,偽裝就是偽裝。

老變吸引力的核心,是以生活中能夠接觸的物件作為變形根據。變形對象的版權費是貴,但換來的是一種生活的觸感、一種共存的真實(電影版出現過的保時捷、Nokia等品牌,在付出品牌造型的同時,其實也坐收觀眾因故事發展而產生的好感)。因為我們知道生活裡真的有那種東西存在,就覺得老變沒那麼虛構──雖然真的是虛構的。我喜歡以老變BT玩具系列為例:購買這個系列的人不一定是老變迷,他們只可能是車迷,然而可以擁有一架可以變形的subarudodgefordchevrolet……又是何等的興奮!正因為玩具和現實的實物互相指涉,老變才散發它的魅力。

不過,要控制變形不要走火入魔。以下引用一位玩家更專業的分析:

「美國製作的『變形金剛』所設計的機械人,由第一輯的第一集‘More than meets the eyes part one’ 直到最後的一集 ‘Rebirth Part three’,我們都可以從其機械人形態估計得到它們變作甚麼交通工具,可是日本製作的『變形金剛』從她們本土自創的『變形金剛隱者戰士』起,其機械設定已和以往的『變形金剛』有著顯著的不同,所以我們便不可能像看美國製作的『變形金剛』一般可以從其機械人形態估計得到它們變作甚麼了」(4)。

偏離變形的法則,過於離譜的話,是會引起反感的。Nike波鞋、手錶、手提電話、望遠鏡……的變形其實已經很牽強,請不要甚麼也胡亂去變,否則變出個異形來只會惹人討厭。老變G2故事的其中一輯不再以機械作為變形的對象,新出的是以3D技術畫出來的「特種變形勇士」,以動物為變形對象。人物來一句:「野獸軀體」,就會變成一隻猩猩、一條鱷魚或一隻老虎……說實在,這不是G1老變迷可以接受的殘酷事實。

我和朋友討論過這樣一個問題:老變為何沒有巴士機械人?

我和朋友討論得出的其中幾個可能是:一、變形系統過分複雜,令設計者卻步;二、巴士太公共交通工具、太巿井不夠帥氣;三、巴士太笨重,與敵方交戰時「無速度、唔夠快、跑得慢」,誓將成為老變的耻辱。

 不是結語:我的遺憾

這是題外話。

1990年的暑假,我家裝修,當時我把我僅有的幾個老變玩具好好的收進紙箱中。它們是暴龍鋼鎖、消防車火地獄、三變戰士閃電和建造派破壞者。好不容易捱過了裝修,我打開紙箱,發現不見了消防車,就向管理這些紙箱的父親查問。他說他把消防車送給裝修師傅的兒子……多麼慷慨,當時的我極度失望和憤怒,但又不能說甚麼。我負擔不起昂貴的文哥,退而求其次在東江國貨公司買的火地獄就成為我的至愛,而至愛卻無聲無聲落入他人之手,我擔心那傢伙在沒有說明書的情況下會扭斷火地獄的手臂。

200112月,我在灣仔太原街的KANTO HOBBY(已結業),目睹MP01文哥和聖鬥士星矢神話新生聖衣星矢的一刻,實在感動得認為那個聖誕節是專為玩具迷而設的。我們記憶和童年裡的那些窟窿,終於有適當的填塞物了。我是這類型玩具的目標對象(盒面寫明「對象年齡15才以上」),可是我只能牙癢癢對著它們露出小貓可憐的神情──所以我明白王貽興《字花》那篇提到聖衣大系人馬座艾洛斯的文章所流露的雀躍和憤怒,也體會到勇先為何堅持要用$130的尊嚴價買下復刻版黃金戰士。

當然,我知道你未必會明白這種心情。

(本文在資料使用和說明上如有錯漏,歡迎指正。)

(1)    孩之寶銷毀了大部分老變玩具的模,使舊玩具成為珍藏的美品,備受追捧。Litpen:〈新的一代!變形金剛G2歷史大回顧〉,http://www.bopomo.cn/zhuanqu/transformers/tf_info/history/history/2007-06-06/1181113293d80775.html

(2)    對於電影版和動畫人物造型的比較,可參考以下網址:

http://www.hk-tf.com/hktfdocs/littleiron/movie07/movie_discussion_part1.htm

http://www.hk-tf.com/hktfdocs/littleiron/movie07/movie_discussion_part2.htm

(3)    北美電影評論對《變形金剛》的評語真是好壞參半,給予好評的約有56%,未能更大比數地得到觀眾的認同,這不知道與人物造型是否有相應關係。

(4)    榮添:〈我對TRANSFORMERS的感想與分析(G1系列)〉,http://www.hk-tf.com/hktfdocs/wingtim.htm

延伸閱讀

變形金剛電影中文官網:

http://www.uip.com.tw/transformers/index.htm

takara變形金剛網:

http://www.takaratomy.co.jp/products/TF/

變形金剛簡史:

http://www.bopomo.cn/zhuanqu/transformers/tf_info/history/history/2007-06-06/1181113063d80773.html

G1故事發展簡史:http://www.bopomo.cn/zhuanqu/transformers/tf_info/history/history/2007-06-06/1181113215d80774.html

Logo簡史:http://www.bopomo.cn/zhuanqu/transformers/tf_info/history/history/2007-06-06/1181112669d80772.html



2 Responses to “艾笠老變”

  1. 1

    其實所謂變形,某程度也是一種「改變」的自我投射吧?跟女性化的變身系動畫一樣,較弱的/較平凡的人或物在變身後會成為更強的/更弦目的人或物。現實中的觀眾都是「弱者」,在生活中有著種種的不可能,如果能夠變成另一個人,生活就能改變,就能去完成理想吧?於是,這些變化系的動畫出了一部又一部,觀眾在觀看的時候,投入角色,透過幻想去滿足在現實中不能完成的夢。
    以男性為中心觀眾的,多半以機械為主角,一是日常的器械變異成為有攻擊性能的機械人,再不然便是人類與機械結合,控制機械人向敵人作出攻擊。不論是哪種狀況,俱都是透過變異(機械本身的變異/人與機械結合)令平凡者得到力量。
    以女性為主要觀眾的,卻以人類本體變身為主。較舊式的多是平凡的女角變成漂亮的大人,多少包含著孩子們渴望成長,相信只要長大了一切就會變好的幻夢。然隨著孩子們變得「成熟」,新一代不再如舊一代那樣迷信長大,形體的變異便由「長大」變成「更衣」。女主角變身後形體不會有所改變,變的只是衣服而已,然一旦換了所謂的戰鬥服,女角亦會同時得到力量。女性們由迷信長大變成迷信衣飾,相信只要更換衣飾就能令自己顯得不凡,變成有「力量」的人。
    機械也好,衣服也好,「變」其實包含著對現狀不滿想要改變的想法。

  2. G1最初不是由美國漫畫改編的嗎?起源竟是來自日本,現在才知,實有一種「被騙了多年」的感覺。其實我當年頗喜歡看「特種變形勇士」,因為作為外傳,每個角色其實都有很重《變形金剛》各主角的影子(如大猩猩根本就是文哥),故事發展某程度上又關係著正傳的時空,基於情意結我還是喜歡。
    最印象深的是七變獸(六變獸個仔?唔記得有冇記錯),佢果種亦正亦邪的內心矛盾,於當年尚是小朋友的我實在震撼。另一深刻角色是一個間諜機械人,我忘了其名字及故事,只記得他可變身成博派及狂派,有一段講他執行某任務時,自己也忘了應變做博派還是狂派,雖然是搞笑情節,但這設定都非常特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