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秋天還沒消失 – 聽 《Autumn Leaves》before Autumn Leaves

19十月09

text:恒一

(原文轉自:http://pm-ken-am.blogspot.com/2009/10/autumn-leavesbefore-autumn-leaves.html )

很喜歡《Autumn Leaves》這首歌,幾乎每年的秋意一來我就想起、哼起。

《Autumn Leaves》的原曲是法文歌《Les Feuilles Mortes》,出自匈牙利作曲家Joseph Kosma之手,翻查資料原來它來自1946年的電影《Les Portes de la Nuit(夜之門)》,此曲一出就震攝了整個法國。1950年,美國的音樂人Johnny Mercer將這首歌的歌詞改寫成英文版的《Autumn Leaves》,自此在美國亦大為流行,多年來不斷被翻唱,至今已有數不清的版本。

我不會法文,只是在一些網上的法文字典查到《Les Feuilles Mortes》大約解作「死去的葉片」;相對來說《Autumn Leaves》這兩個英文字淺白得香港小學生都會解,但其實此歌名簡單得來又很有味道。我不知法文中的「Feuilles(葉)」是否都語帶相關,但起碼我知道「Leaves」是指「葉片」,也是指「離開」,《Autumn Leaves》講落葉、講思念離開了的人、講在思念之中讓日子也一日一日離去。

還有什麼歌比這首更適合秋天去聽呢?

Autumn Leaves

The falling leaves
drift by my window,
The autumn leaves
of red and gold;
I see your lips
the summer kisses,
The sunburned hands
I used to hold;
Since you went away,
the days are long,
And soon I’ll hear
old winter’s song;
But I miss you most of all
my darling,
When autumn leaves start to fall

雖然原本的《Les Feuilles Mortes》在音樂風格上是法國的「香頌」(簡單來說即是曲詞都較有意境、較高雅的流行抒情歌),但今天說起《Autumn Leaves》則肯定只會想到JAZZ;反過來說,任何一個聽JAZZ的人也絕對絕對沒可能沒聽過《Autumn Leaves》。雖然我是一個只專於rock的人,對於jazz,我只是一個入門級中的bb班學生,但因為很喜歡《Autumn Leaves》,也慢慢地研究了一番。

此曲被翻玩的次數多得不能統計(竟然連椎名林擒都玩過一個法、英2合一版!),在千萬個版本之中,我獨愛Eva Cassidy的聲音。早前天氣一轉涼,我在FACEBOOK立即分享了Eva Cassidy的版本,崑爺(崑南)回應說還是覺得Nat King Cole最好,當然,這也是一個極佳的識貨之選。

崑爺說後生仔(指其實已開始不後生的我)是不會愛Nat King Cole的了(其實我也是喜歡Nat King Cole的,只是我將Eva排首),當然,比起Nat King Cole,Eva Cassidy固然沒法成為經典中的經典,也沒法用更深厚的人生經驗去浸淫而成為大師級,1996年當Eva Cassidy因皮膚癌而去世時,她才不過33歲。Nat King Cole自出道後便一直走在通往大師級的路上,而Eva Cassidy在離世的一刻,卻仍然只是一名JAZZ界連「半紅不黑」也稱不上的無名歌手。

Eva Cassidy如何在死後才紅起來、如何憑一首《Over the Rainbow》震撼了及感動了世人,如何羸回世人欠了她生前本應享有的評價,我也不多講,除了是因為她的傳奇在網上太易找到之外,本來我聽她唱的《Autumn Leaves》時,根本不知她的身世,甚至並未知Eva Cassidy是何許人。我是純粹因為她的聲音而心醉/碎。

縱使唱JAZZ的人大部份都會唱cover,但Eva Cassidy翻唱的功架真的自成一家,至少在我聽過所有版本的《Autumn Leaves》中,Eva Cassidy是完完全全有自己的唱法,以至即使只聽一句,都可聽出是她唱而非其他人。或許對很資深、聽歌的功力及品味已是洗盡鉛華的jazz迷來說,Eva Cassidy唱《Over the Rainbow》或《Autumn Leaves》情感強了點,但我就是愛這別樹一格—而且,這可不是刻意而來的情感和技巧。

後來得知了Eva Cassidy的身世,聽她唱《Autumn Leaves》就沒法不多了一份主觀的愁思和感動。而現在,香港的四季分別越來越不明顯,可能十多年後香港也沒有秋冬了,每每聽到《Autumn Leaves》的「leaves」,又使人多了一重感慨。

(趁秋天沒消失,請聽聽。)

Eva Cassidy版本,最愛。

Nat King Cole版本,輕描淡寫之味道

Cannonball Adderley(色士風) + Miles Davis(小號)的演奏版

Joe Pass的結他版,他是一位我也頗喜愛的JAZZ結他手。



No Responses Yet to “趁秋天還沒消失 – 聽 《Autumn Leaves》before Autumn Leaves”

  1. 發表迴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